首页 > 故事会 > 正文

热闻

  • 图片

割肝救叔弃前嫌 负罪的叔婶也是养育我的亲人

民间传说故事构成了中国民间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对广大民众的生活有着深刻的影响。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割肝救叔弃前嫌,负罪的叔婶也是养育我的亲人:

2012年6月5日,河北保定市第一人民医院,两台手术在紧张地进行着。一张手术台上,医生将留美博士武斌50%的肝脏切下,修补......另一张手术台上,医生将武斌的叔叔武正刚病坏的肝脏从周围的器官中小心剥离,随后将侄子健康的肝脏移植到其腹腔中。

让人们惊诧不已的是:这对叔侄不久前还是一对决定永不相见的仇人!他们如何面对这爱恨纠结的错位人生?恩仇迭换的背后,到底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隐情

谢老栓是个编织箩筐的匠人,向无田产,只靠薄技养家糊口,那日子就过得分外贫寒,以至于儿子谢富有年近十还是光棍条。自从得了老秀才赠送的良田,谢老栓家才算有了出头之日,田地的产出解决了衣食温饱,父子俩卖箩筐所得就成了积蓄。家境渐渐殷实,谢富有很快就娶上了媳妇。为了房子嫁嫂子,失踪的亲人负罪的心

1990年4月19日,河北保定市化纤小学一年级,学生武斌放学后回家,一进门,婶婶何丹就端着一碗红烧肉摆到他面前,说:"斌斌,饿了吧?快来吃饭。"

武斌并没有因此高兴起来,他眼神黯淡地回头看了一眼叔叔武正刚,问:"叔,我妈妈怎么还没回来?你不是说过几天,妈妈就会来接我吗?"看着眼里噙着泪水、可怜巴巴的小武斌,武正刚和何丹面面相觑。

一年前,武正刚的哥哥武正阳车祸身亡,留下嫂子乔桂丽和6岁的侄子武斌相依为命。时年32岁的武正刚在保定市化纤厂工作,哥哥武正阳和嫂子乔桂丽结婚后,从单位申请了一套40平米的两居室,就搬出去单独住了。

武正刚因为单位效益差,结婚后申请不到房子,只能和妻子何丹还有父母挤在一个不足60平方的两居室里。此时的武正刚正为房子发愁,想到嫂子住的这套房子,武正刚动了私心,给母亲出了个看似合情合理的主意......

武正阳去世百天时,婆婆对脸上挂着泪水的乔桂丽说:"正阳走了,你们娘俩也需要人照顾,你们就搬回我们这住吧,让正刚他们两口子搬到你那边去住。只要我和你爸还有口气,就一定管着你们。"但乔桂丽拒绝了这个提议。

1988年春节刚过,何丹休完产假后上班,听同事说一个婚介所要给一名在美国开中国饭店的40多岁客户物色对象,带去美国。

何丹回家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丈夫:"如果这事成了,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!"一想到房子,武正刚也动了心,同意说服嫂子改嫁。

武正刚夫妻对乔桂丽说是朋友介绍的人选,不停地劝说。一个星期后,乔桂丽与美籍华人赵谱见面了。赵谱虽然已年过四十,但看上去也就三十五六岁,长得敦实憨厚。

赵谱的大方得体连几日,承暄堂无人光顾,高振衣总觉得承暄堂是要彻底败落了,正愁眉不展间,个令他惊喜万分的消息传入了他的耳朵:柳碧窗竟然不懂女科。让乔桂丽不再拘谨。几次短暂的接触后,赵谱提出先以旅游的名义带乔桂丽去美国看看,如果感觉不错,就登记结婚。

没过多久,赵谱突然找到乔桂丽,说美国的饭店有急事要他赶回去处理,恰好乔桂丽的出国手续办下来了,乔桂丽只好请叔婶帮忙暂时照顾武斌。何丹和丈夫送嫂子急匆匆地跟赵谱踏上了开往美国的飞机。

然而,两个月过去了,嫂子乔桂丽没有了音信,赵谱的电话也打不通了。武正刚夫妻俩慌了神,嫂子不会被骗了吧!按照赵谱留下的惟一通信地址,武正刚夫妇寄去了好几封信,都如泥牛入海。他们本想报案,又觉得并不能解决问题,何况事情闹大,可能什么都没了,就沉默了。

嫂子失踪的事像一块巨石压在武正刚夫妇的心上。看着侄子天天站在巷子口等妈妈,他们感到无比内疚自责。

"如果我们不是为了这套房子,急着催嫂子嫁人,嫂子也不至于现在没了音讯!现在房子有了,但我们良心难安啊!",看着自幼丧父的小侄子现在又无端失去了母亲,内心的不安时刻折磨着武正刚和妻子。他们把这个秘密他们结婚以后,男耕女织,相亲相爱,日子过得非常美满幸福。不久,他们生下了儿女,十分可爱。牛郎织女满以为能够终身相守,白头到老。深深藏起,带着赎罪的心,搬到了武斌家中,接过了抚养他的重任。

留美博士见亲娘,恩人原来是仇人

刘于芹点点头说:"我想起个人。我过去办案多仰仗于他。如果这次他也没辙的话,那我俩和扬州百姓怕是躲不过厄运了"年幼的武不料话音未落,那小太监却说:"不过,那抽屉装有两个核桃,现在还在吗?"斌并不明白妈妈嫁到美国去的真正原因,刚开始天天哭闹,但过了半年,他也渐渐接受了见不到妈妈的事实,将一个孩子对亲情的所有依赖放在了叔婶身上。自觉负罪的武正刚夫妇把满腔悔恨都化成对武斌无微不至的疼爱。

上世纪80年代,武正刚夫妻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只有36.8元,光供养女儿就很艰难了,把武斌接过来后,日子更是捉襟见肘。但他们对武斌却毫不吝啬:新衣服先给武斌穿,他穿小了,妹妹武文静再穿;每天早饭武斌都吃一个鸡蛋,妹妹只能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哥哥吃......

武斌五年级时,参加奥数比赛得了区一等奖,老师推荐他进入年级惟一的冲刺班,可每学期要多交400元学费。

何丹夫妇想都没想,取消了原本要给女儿报电子琴班的计划。虽然也觉得这样太委屈女儿,但夫妇二人感叹道:孩子如果资质平平也就罢了,他这么聪明,如果嫂子在,一定会倾家荡产供他上冲刺班。是我们害孩子没有了妈啊,怎么忍心再耽误他的前程呢!

因为叔婶无微不至的照顾,武斌缺失的亲情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弥补,他也把叔婶当作亲生父母了。而武正刚夫妇并没有放弃寻找嫂子,只要有熟人去美国,或者听说谁从美国回来,他们都悄悄去打听。

但在武斌面前,他们还是小心翼翼地避开嫂子的话题,有次无意间提到了,正值青春期的武斌说:"我恨这个女人,一辈子不想见到她。"听到武斌对母亲的不满,武正刚夫妇慌忙岔开了话题。

武斌非常争气,2000年,他以663的高分考取了南开大学计算机专业。大学的学费又成了全家人的问题,武斌想勤工俭学,但遭到叔婶的强烈反黄仆听了两眼瞪得如铜铃般,脸颊变得紫青。呆愣了会儿,他很无奈地回到屋内,推开书桌,从后面的暗墙里取出个官印放到锦盒里,然后用绸布包好,交给屋外的李虎。对。已经下岗的他们到外地的工地上打工,全力支持武斌安心读书。

武斌果然不负众望,2004年,本科毕业后又被保送本校的硕士研究生。2008年武斌顺利进入美国丹佛大学继续博士学位深造。

2008年9月13日,武斌启程。他拉着叔婶的手,眼含热泪说:"叔、婶,十多年来,是你们给了我一个家,为我做了这么多,我无以为报!等我学业有成,在美国站稳脚跟,我就回来接你们到国外看看。"何丹红着眼睛抚摸着武斌的头欲言又止,最后只艰难地挤出了几个字:"孩子,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啊。如果有可能......找找你妈......"

婶婶的话触到了武斌心中最隐秘的角落,是啊,武斌虽然年少时无数次恨过抛弃自己的妈妈,但此刻,他就要飞往美国,妈妈就在那块土地上。浓浓的血脉让武斌开始渴望找到母亲,哪怕见上一面质问她为何一去不归也好啊!

武斌到美国后,学习之外的时间几乎全部用来寻找母亲。他首先联系了美国大使馆,资料显示,20年前,乔桂丽三个月的签证到期后就再也没有续过。大使馆包拯说:"太师不必客气,有事只管吩咐,下官定照办。"的工作人员说,乔桂丽很可能成了黑户在美国打工生活。

于是,武斌加入了美国华人餐饮协会,还有华人社区河北老乡会。一有疑似线索,他就赶到当地去了解,但每次都失望而归。

一直到2011年,武斌无意中从一对开餐馆的华人老夫妻那里打昕到,附近农场有一名照顾雇主的华人女保姆,来了快20年了。第二天,武斌来到德克萨斯农场,很快找到了老夫妻描述的那个女人。

虽然武斌7岁时离开母亲,可当满脸皱纹、鬓染微霜的乔桂丽出现在他面前时,那模糊的轮廓顿时变得清晰,这不正是自己失散多年的母亲吗

武斌强忍住眼泪直接用保定话问道:"请问你来自中国什么地方,你叫什么名字,你家里还有什么亲人吗?"

乔桂丽愣了一下,声音有些颤抖,一口流利的保定方言脱口而出:"我是河北保定人,叫乔桂丽......"

未等乔桂丽把话说完,武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:"妈,我就是你的儿子武斌呀,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?"

乔桂丽惊愕地查看武斌的左耳,随即抱着武斌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:"你真是我的小斌啊......"原来武斌出生时,左耳耳廓后就生有一颗清晰的黑痣。这晚,武斌紧紧牵着母亲的手,再也没有放开。

当年,乔桂丽跟着赵谱一到美国,赵谱把她丢在一家餐馆就消失了。她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,但她身处异乡又语言不通,毫无办法。

不久,她被餐馆老板带到了德克萨斯农场,农场主尼克.华兹安排她去照顾一直瘫痪在床的儿子本.华兹。农场又大又偏僻,乔桂黑后生高兴死了,个转身就往山下跑,他卷起的旋风,竟把那么大的个石香炉骨碌碌地吸在后面滚。黑后生跑到湖中央,变成黑鱼,钻进深潭,石香炉滚到湖中央,在深潭旁边的斜面上滑,"啪嗒"下子倒覆过来,把深潭罩得严严实实,不留丝缝隙。丽生活在恐惧中,连死的心都有,可又放不下远在中国的儿子,她只能一天天苦熬着。

这一待就是十多年,尼克.华兹花钱通过当地中介,给她申请了"难民保护"资格,改名陈美源。

她于1993年与本华兹结婚,婚后生了个女儿。她想方设法与国内的家人联系,可寄出的信都没有回音。她萌生回国找儿子的想法,但这么多年了,她不知道回国后该如何面对,而丈夫和女儿一刻也离不开她。乔桂丽回国的脚步踌躇了,只能将对儿子的思念埋藏在心里。

武斌听完母亲的讲述,感到万般不解,既然当年是叔婶给母亲做媒,那为什么和母亲失去联系后,他们没有报案寻找母亲,而且还对他说是母亲自己不愿意回来了呢

割肝救叔弃前嫌,负罪的叔婶也是养育我的亲人

带着诸多疑问,武斌拨通了婶婶的手机。当他说出找到母亲了,婶婶何丹突然失声痛哭:"孩子,叔和婶对不住你,更对不住你妈!当年我们为了房子,一时起贪念,害了你们母子啊!这些年,我们一直在赎罪......"

婶婶撕心裂打那儿以后,每天晚上,巧姐都被白景忱送回家。更让巧姐兴奋的是,白景忱差不多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她梦中。肺的哭声震撼了武斌的灵魂,他大声咆哮:"原来你们是把我妈骗到美国的凶手!那"怪兽"果然在。几个人轻手轻脚悄悄走近。那个叫小儿的猫腰从苇丛中钻进去,然后举起棒子就要打。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,为什么......"没等婶婶解释,武斌将电话摔了个粉碎!

武斌躺在床上三天三夜,不吃不喝。养育之情与母子20年的隔离之痛都是叔婶带来的,但此刻,隔离之痛带来的伤害占了上风。武斌想好了,先把母亲接到身边,等把博士论文做完,就立刻回国将叔婶赶出房子,并和他们断绝关系,老死不相往来!

有母亲相伴的日子,武斌贪婪地享受着缺失了20年的母爱。期间,叔婶不断给武斌打来电话,他都直接挂掉。没过多久,他收到国内寄来的一个包裹,里面是一包晒干的苍耳。

武斌从小患有过敏性鼻炎,一直治不好,后来一个老中医用野生苍耳核晒干后煮水给他喝,非常有效,于是每年婶婶都到处寻找野生苍耳。武斌拿着这包苍耳犹豫了一下,还是扔进了垃圾箱。

2011年8月,武斌从美国丹佛大学博士毕业,在德意志银行美国分行找到了工作。利用空隙,他带着母亲踏上了归国之路。可当他们迈进家门,看到的却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。

叔叔武正刚骨瘦如柴地躺在床上,婶婶一看侄子带着20年不见的嫂子回家,跪在了嫂子面前,哭道:"桂丽啊,当年我也不确定赵谱是骗子,但为了张文远听后连忙摇头:"恩人救命之恩尚且未报,哪敢继续打扰,我喝下这壶水后,感觉已经好了许多,等下就可以赶路了。"李福刚想再说什么,忽然听到声大吼:"好群刁民,不干活竟躲在这里偷懒!"来人是蒋老财的管家来禄,李福等人赶紧站起了身子。"好呀!竟然还有外人,你们好大的胆子,竟敢把外人领进园里,我这就去禀告老爷。"房子,我没提醒你。我们20年来,没有一天良心安宁过啊。我们一直在偷偷找你,可实在找不到。看在正刚时日不多的份上,你们母子就原谅我们吧!"婶婶的话让武斌一惊,叔叔时日不多了?原本满腔的怒火瞬间不知如何安放。

爷爷奶奶拄着拐棍也赶来了,他们含泪告诉武斌,原来,就在武斌找到母亲的前一个月,武正刚被确诊为肝癌,为了不影响武斌的学业,武正刚坚决不让何丹告诉他。武斌心里一颤,他顿时想起,叔叔有一次患急性肝炎在工地晕倒,医生劝他赶紧住院,他为了多给武斌挣学费,硬是拔掉针头,赶回了工地。如今,叔叔患上肝癌,很难说与这些没有关系。

那一刻,多年来叔叔婶婶含辛茹苦养育自己的往事一一袭来,武斌的心里五味杂陈,拉着母亲拔腿冲出了门。回到酒店,乔桂丽语重心长地说:"我刚知道真相时也恨过他们,但细细一想,他们当年也不是有意为之。我去美国后,他们找不到我也很正常。这次我回到家,发现如此贫穷狭小的家竟然一直为你单独留了一间房。你能在他们的照顾下一路考到了美国,叔婶必定没有亏待过你......"

母亲此时的话如同救命稻草,武斌说服了自己,心柔软了下来,纵然叔婶有错在先,但这么多年来他们给予自己的深沉的爱,丝毫不比亲生父母逊色。如今面对生命困境的叔婶,自己对他们又怎能恨得起来?想到这里,武斌在母亲怀里放声大哭......

第二天,武斌主动提出想和母亲一起回去看看叔叔。看到武斌,武正刚不敢相信:"斌斌?你来了?”他努力想支撑起身体,可毫无力气的他双手一滑,武斌上前一把扶住,发现叔叔的手臂瘦得只剩一层皮。武斌鼻子一酸,紧紧抱住武正刚,哽咽着说:"叔叔,对不起!"

第二天,武斌背着叔叔来到了保定市第一人民医院。复查结果并不乐观肝癌出现扩散迹象,已经发展到中晚期,最好的方法就是进行肝移植手术。

当晚,武斌和母亲留在了家里,他吞吞吐吐地对母亲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"堂妹嫁到了外地,已经怀孕,不能为叔叔捐肝。叔叔的病等不了。我想先推掉茅老道听了这话,冷笑声:"你不过是我的烧饭火夫,竟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想娶我女儿?门儿都没有!"美国的工作,为叔叔捐肝。"

乔桂丽沉默良久,缓缓地说:"孩子,纵然叔婶害我们母子隔离20年是不幸的,但也正是叔叔和婶婶让你走出这个小巷子,把你培养成博士。有这样的叔婶是不幸中的大幸。所以,我尊重你的决定!"母亲的一番话让武斌放下了全部顾虑。

一星期后,武斌和武正刚的配型结果出来了,5个点位复合,可以捐肝。2012年6月5日,武斌和武正刚一起被推进了手术室。医生首先将武斌50%的肝脏切下,修补,再把武正刚的病坏肝脏从周围的组织、胆管、静脉、动脉、器官中小心剥离出来,然后整体切除,随后将健康的肝脏移植到腹腔中。两台手术同时进行,用时5小时20分。

当武斌率先被推出手术室,婶婶何丹和母亲乔桂丽激动地迎了上来。医生微笑着告诉他们,手术非常成功,一般情况下,1/3的肝脏就能满足一个人的正常生活,肝脏还具有再生功能,几年后可恢复正常大小。因坐不死不是贪财的人,拿来个带护耳的帽子装钱。醉不死是个士兵,拿来个背囊,无名氏拿来个筐,坐不死第个装钱,装了几把,就把护耳撑破了,银子漏到地上。他从头开始装,装来装去,还是装不满。此,武斌捐肝脏对身体没有多大影响,不必担心。医生的话让妯娌两人相拥而泣。

他们一起悉心照顾着问了程雄才知道,两个月前,有个客人在他家小住,随身带有丫鬟名。当时这丫鬟正病得凶,那客人起身时,她尚动身不得,于是就留下她当了程家的丫鬟。这丫鬟就是鹦鹉。武斌,同房的病友都羡慕地说,武斌有两个妈妈!他们不知道,这双份的亲情多么来之不易!一个星期后,武斌顺利出院了。

武正刚术后也顺利通过排异期和感染期,并于2012年8月出院。当全家人一起走出医院时,夏日的微风让隔阂在心中的前尘恩仇随风飘逝,浓浓的亲情包围了每一个人。原来,开发商在考察初期就注意到了这处石头房,了解到兄弟俩贪婪的性格,防着他们漫天要价,就指使手下做手脚,想把房子弄成危房。奇怪的是,每次手下人把房基挖出孔洞,引山泉水来灌渗时,第天孔洞就会被填上,泉水也被引到了旁边的沟渠。而派去的人无例外地闹毛病,拉稀拉得连炕也起不来。开发商派人夜里蹲守,听到屋里有人说话,白天却看不到人,蹲守的人打盹,房基就被填上了,神出鬼没的,开发商害怕了。

如今,武斌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,他亲自将母亲送回了美国,让母亲回到了熟悉的农场,因为那里有她相伴了20年的丈夫和女儿。然后,武斌放弃了德意志银行的真诚挽留,回到了国内重新找工作。他要陪着叔叔和婶婶一起生活,回报他们这么多年来的养育之情!两个妈妈相约,每年春暖花开时,一大家人在国内相聚!

以上就是割肝救叔弃前嫌,负罪的叔婶也是养育我的亲人的所有内容了,还想知道更多,请收藏匆匆故事网

电商资讯 明星资讯 新能源 电脑资讯 大数据 小说 五金资讯 故事会 读书心得 时尚资讯 娱乐资讯 财经理财 航空资讯 女性话题 电子资讯 范文论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