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说 > 正文

热闻

  • 图片

宝贝不哭(陈宝儿康天旭)阅读

《》小说主角是陈宝儿康天旭,这里提供宝贝不哭陈宝儿康天旭小说,宝贝不哭主要说的是。周后的某天中午,紫欣正在楼上睡午觉,宝儿抱着豆豆正在楼下客厅无精打彩的看着电视,门外突然来了两辆从来没有见过的黑色轿车,宝儿刚走到门口想探个究竟,就看见爱尼浓装艳抹、齿白唇红、摇曳生姿的向大厅走来。

《宝贝不哭》精选:

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···········

康俊的离世,紫欣的悲伤,康天旭的忧愁与忙碌,给整个康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凄凉,宝儿除了照看好康家外,还要担心着康天旭的一切,她目前最大的任务就是替他照顾好母亲,他在外面才能放手的做着自己的事。

一周后的某天中午,紫欣正在楼上睡午觉,宝儿抱着豆豆正在楼下客厅无精打彩的看着电视,门外突然来了两辆从来没有见过的黑色轿车,宝儿刚走到门口想探个究竟,就看见爱尼浓装艳抹、齿白唇红、摇曳生姿的向大厅走来。

这个女人来做什么?还有后面一群黑衣人提着大箱小包的东西也随之而来,这是要搬家吗?爱尼走到宝儿跟前,用忘其所以的口吻说:“请问康天旭的房间在哪里?”

宝儿一脸惊呃的看着她“干什么?”

“他没跟你说吗?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呀,理所当然要搬到康家来住。”爱尼的口气嚣张且傲慢。

宝儿听的呆若木鸡,什么结婚?这个女人疯了吧?追男人都追到家里来了?康天旭不是和她已经断了来往了吗?怎么还能理直气壮的出现在家里了?还说和康天旭结婚?简直就是个疯子。

“我自己上去找。”爱尼见她不出声,便自己领着那帮提着东西的黑衣人上楼,宝儿突然反应过来,康天旭不在家,紫欣正在睡觉,她算什么东西,敢上楼?她丢开豆豆快速冲到已经上了楼梯的爱尼和那群人面前,双手张开拦住他们:

“谁让你们上去的?这是我家,不是你家,由不得你们乱来。”

爱尼望着面前这个恬静的女孩,她知道康天旭很喜欢这个妹妹,所以也不敢朝着宝儿像在家里朝着下人那样大吼大叫,她挑挑眉眼,冷笑着“我说妹妹啊,以后我就是你的嫂子,康家的少奶奶,怎么能说我是外人呢?”

宝儿瞪着这个厚颜无耻的女人,居然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,火爆脾气不打一处来,柳眉倒竖的指着爱尼不客气的说:“我再说一次,在康天旭没有回家之前,谁敢上楼我就跟他拼命。”

“你·······”爱尼有些不耐烦了,又不敢动手,她矫揉造作用纤细的小手摸摸自己的肚子,表情娇媚“我肚子里已经有了你的小侄儿,你也不要他上楼吗?”她轻柔的问。

宝儿将目光移到她的肚子上,什么侄儿?意思是已经有康天旭的孩子吗?怎么可能?荒谬。

“你···少在这里胡言乱语”她虽然难以置信,但心确实像被数万跟钢针插着,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一样难受。

爱尼一眼就识破了宝儿眼里的惊悸不安,故意快慰的说“都快两个月了,天旭欢喜的不得了呢。”

爱尼回嗔作喜的样子让宝儿恨不得把她从楼梯上一脚踢下去。

爱尼望着宝儿惊呆诧异的表情,嘴角一挑,“我是不是可以上去了?”说完用力推开宝儿的手向楼梯上走去,刚走两步,爱尼细细的高跟就踩滑了,摔倒后来不及抓扶拦,直接从宝儿脚边滚下楼梯。

宝儿被她的话刺激的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看见爱尼摔在地双手捂着肚子痛苦的样子,惊诧万分中又带点辛灾乐祸,活该让你嚣张。

“千小姐···”站在旁边的黑衣人见主子摔倒痛苦的样子,不知所措是该抱还是该扶。宝儿突然想到她说她怀孕了,该不会?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想着正想下去看看,康天旭突然冲进来撞见这一切,康天旭和宝儿面面相觑几秒,宝儿正要解释时,康天旭却瞪了她一眼,然后抱起地上的爱尼就往门外跑去,一群黑衣人也跟着追在后面,开着车走了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宝儿全身像被抽干了血一样脸色苍白,胸口莫名的又开始疼痛,全身酥软无力的摊坐在楼梯上,他从来没有像刚才那样嫉恶如仇的瞪过她,而且是因为那个女人?回想康天旭抱爱尼时的眼神是那么着急和心疼,难道她说的都是真的?否则他怎么会那种眼神看着自己?那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怀孕了?摔的那一跤会不会流产???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她感觉很无助,心里五味杂瓶。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夜初静,人已寐,一片静谧祥和中,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,点缀着闪闪繁星,让人不由深深地沉醉。宝儿站在阳台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条被银白的月光罩洒的熟悉小道,她多希望康天旭的车正缓缓的驶进来?已经过了凌晨一点,他为什么还不回来?他此时此刻是守在那个女人身边吗?

不知道站了多久,听着到处都是蟋蟀的凄切的叫声,夜的香气已经弥漫在空中,月光越来越朦胧,犹如编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,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,哪怕是一草一木,都被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,模糊不清、色彩也变得空幻,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。她矛盾的坐回沙发,再次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。

片刻后,她又走到桌边坐下,握着手机,想打又不敢打,手心淌出冷汗,手指不停地在手机表面来回紧磨着,像是要从它身上抠出答案,挖出那个抑郁而悲惨的真相。

终于,她还是鼓足勇气拨通了康天旭的电话,可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关机的回答。她顿时心灰意冷,压制心里已久的浮臊和害怕化成泪水夺眶而出,她心神不宁,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,此刻她莫名的有些绝望。

而康天旭此刻却也静静的坐在办公室里思绪万千,光洁白皙的脸庞,冷冷的眼神,孤独,痛心,失落将他压的喘不过气来,他不敢回去,他无法面对她满脸泪水的责问、纵使他有千千万万句‘对不起\\’也无弥补即将对她的伤害。

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,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

她小时候想逃回家时倔强的眼神至今难忘,他不想从她的眼神里看到她有多恨自己,只想三个月后任她责罚任她辱骂自己都可以···········

他拿起电话,开机,却有十多条未接电话的提示,全是宝儿的,他惴惴不安,他并没有回她的电话,而是拨通另一个号码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电商资讯 明星资讯 新能源 电脑资讯 大数据 小说 五金资讯 故事会 读书心得 时尚资讯 娱乐资讯 财经理财 航空资讯 女性话题 电子资讯 范文论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