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说 > 正文

热闻

  • 图片

御宠医妃谋天下乾琦华古冼幽小说试读

御宠医妃谋天下第4章:闭门羹

“二位爷,欢迎来到珍宝阁,请问是来珍宝阁就餐呢还是打包带走呀?”

“自是来就餐的。”

“实在不好意思二位爷,连同一楼大堂和二楼开放包厢,珍宝阁已经客满。”

这倒一下子难住了古白,是他疏忽了,珍宝阁向来火爆,他又未提前预定,自是没有座位了。他也是知道楼上包厢的,除确开放的包厢就是一些身份尊贵的专属包厢了。此刻必定有空,可他不好拿身份压人。

正在犯难,冼幽正准备开口说去别家也行。却见二楼下来一个小厮,有礼的道,“我家公子有请二位上楼一座,不知可否赏脸?”

掌柜的心里暗惊,这二位看着面生,竟是和那位爷相熟的?

心底虽是暗潮流过,面上却不显。掌柜的是多少年的人精了,开门做生意,自然谁都不想得罪,也许这次叫二位爷吃了闭门羹,下回就再不来了呢。如今这般更好,于是开口道,“原来是乾公子的朋友,二位楼上请,招待不周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乾公子?

乾,可是国姓。

冼幽疑惑,她乃是第一次出门,自不可能有什么朋友,那便是师傅的朋友了,于是拿眼神询问着古白。

古白也是一脸懵逼啊!

可是有人请吃饭,再好不过,何乐而不为呢,更何况,看这小厮便气度不凡,想来其主人,亦是个人物吧。

“那便上楼吧,徒儿。”

那小厮引着他二人往二楼一间包厢而去,冼幽一愣,没想到是个这样年轻俊美的公子。那公子双眼含笑,令人如沐春风,见到冼幽二人,起身道,“在下见二位面善,刚刚恰巧推窗看见二位也是要来这珍宝阁的,于是便无礼相邀了。”

真是个妙人,明明是他解我们之围,却说是他无礼相邀,如此之人,妙哉妙哉!

古白是个直言的,接下话的自然也是他。

“蒙公子厚爱,那我二人也就不客气了。”

爽朗一笑,拉着冼幽入座,也不问他身份,虽然他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猜测。

那乾公子也是个善谈的,加之其有礼以待,言谈间风趣幽默,又不稷越,倒令得冼幽二人放松不已。

“适才独我一人,也不曾点什么菜,不知二位还想点些什么呢?”

“相遇是缘,如今有缘和二位同席而饮,二位可一定不要和乾某客气。”

真是思虑周到,一番话说下来,还真客气不得。古白当即大笑,这人道真合他心意。

“小子既然如此说,那我便不客气了。”

待小厮叫来点菜的,古白“嗯哼”清了清喉咙。

“我随便点几个菜吧,杏仁佛手、八宝鸭、宫保野兔、凤尾鱼翅、白爬鱼唇、招积鲍鱼盏、红梅珠香、碧梗粥、珍珠翡翠汤,再来个如意糕和四喜乾果吧。”

满场寂静,在场之人都惊呆了!

没想到他说随便点几个吧,却不缓不满报出一串菜单,这才几个人吃呀。

瞧瞧,瞧瞧,仿佛看出大家的惊诧,那铜墙厚的老脸也有些撑不住了,便佯装喝水,道“暂且就这么多了。”

那乾公子的小厮青竹简直要喷出一口老血,虽说他家公子不差这点钱,可也不是这么花费的呀!亏得他之前还觉得这二人,小的不凡,老的睿智,没想到啊没想到,真是来骗吃骗喝的吧。得了,感情掏腰包的不是自个不心疼呗。

若是古白知道这小厮的想法,只怕得拍手称是,别说,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!

既然人家请客,当然不需要和人家客气了。

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乾公子,原本嘴角含笑的他也不禁失笑出声,但这笑并不让人觉得难堪,好似是和你熟稔的朋友间的取笑,其素养之好可见一般。

“就按老先生说的做,退下吧”

直到乾公子开口吩咐那点菜小厮退下,冼幽才反应过来。待反应过来,是满心的无奈,又觉好笑,于是“噗呲”一声笑出声。

这声笑吸引了乾公子的注意力,只见那小公子侧头失笑,眉眼弯弯,睫毛浓密似扇,在日光下根根分明,粉颊更显水嫩白皙,露出的耳朵小巧可爱,脖颈修长线条优美。

那一刻,乾祁晟只觉心跳都好似漏了一拍,竟愣愣的看着这小公子回不了神。

好在冼幽自笑自己的,古白也因为刚刚的“随便一点”而颇为不好意思的佯装品茗,因此他虽这么看着人家失神,除了他家小厮,却是他们都没发现。

待着乾公子缓过神来,心脏却“砰砰砰”的跳个不停,这声在他听来如雷贯耳,生怕被旁的人听见了。暗暗吐了好几口气,才平复了自己狂跳的心。

真是奇了怪了,竟然对着一个小公子这般,自个儿可没那龙阳之好呀!

为化解这一个人的尴尬,乾祁晟再开口,依旧令人如沐春风。

“同坐一席,还不曾请教先生和小公子如何称呼呢?在下姓乾。”

“乾公子,在下姓古,这是我的徒儿,古.......”

古白未曾想过给冼幽取假名,是以一时半刻竟说不下去,不知是该说真名呢,还是该说假名,若是要说假名,他又不知要说什么名字。

倒是冼幽觉得无甚所谓,一来,这个乾公子应该不是歹人,甚至这会儿相处下来觉得为人还很是不错;二来嘛,冼幽的名字不若其他闺阁女子般吴侬小意或娇俏或端庄或可人,冼幽,冼幽,倒是有些中性的。

故而冼幽极其自然的接上古白的话,“在下古冼幽,这是家师。”

“好名字!冼幽,你应当小我一些,不若我就叫你幽弟吧,若是不嫌弃,可喊我一声乾大哥。”

万万没想到,冼幽竟如此得这乾公子眼缘,现下竟是有意结交。当然冼幽对他印象也不错,这个令人如沐春风的男子,只犹豫了一瞬便点头答应了。

“乾大哥”

“哎,幽弟!”

这声应的心切,应得过分爽朗,乾祁晟自觉失态,可冼幽和古白没有发现异样。

古白乐的见冼幽交朋友,是以未出言阻止。可能吃人嘴短,拿人手软,这人家的都吃上了,就觉得这真是个不错的小子。眼睛咕噜一转便开口调侃道,“嘿嘿,小子,你虽和我徒儿兄弟相称,可你却不算是我徒儿。”

那不可一世的样子,可真是欠扁,冼幽当即拆了他的台。

电商资讯 明星资讯 新能源 电脑资讯 大数据 小说 五金资讯 故事会 读书心得 时尚资讯 娱乐资讯 财经理财 航空资讯 女性话题 电子资讯 范文论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