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说 > 正文

热闻

  • 图片

一起走过那年的雨季全文免费阅读

主角是岳洋刘双寒的小说名叫《》,为你提供一起走过那年的雨季全文免费阅读。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刘双寒脸上的笑容居然渐渐消失了,他眉头 紧锁,两只手不停地搓来搓去,全然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《一起走过那年的雨季》精选:

家是温馨的,也是安逸的,有了父母的呵护,永远都是幸福的。 岳洋这次回家,岳一博夫妇的心情分外愉悦。

近些天,岳一博已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岳洋学习上有了很大的进 步。对于岳一博夫妇来说,这应该是他们的最大喜讯了。因此,岳洋 一回家,岳一博就满面红光地迎了上去,袁霞也忙前忙后的,两个人 顿时围着岳洋团团转。

晚饭后,一家三口围坐在沙发上,看电视,喝茶,嗑瓜子,聊天, 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袁霞心疼地抻了抻岳洋的衣角,说 :“读书可真够辛苦的,看把洋 洋累的,几天没见,又瘦了!”说完,她起身又取来了牛奶和核桃, 放在了岳洋面前。

岳一博的心思全在电视上,他没有答话。

袁霞坐在岳洋身边,问这问那,仿佛岳洋身上有数不完的问题要 回答。刚开始,岳洋还耐心地回答着袁霞的每一个问题,偶尔还会扑 到袁霞身上撒撒娇。过了一会儿,岳洋对袁霞的唠唠叨叨有一些反感 了。

于是,岳洋冲袁霞做了一个鬼脸,说 :“不跟你玩了,我要和老爸 聊一会儿。”说完,岳洋坐在了岳一博旁边,用胳膊紧紧地搂住了岳一 博的脖子。

就在这时,岳一博两只眼睛像着了魔,直勾勾地盯着电视屏幕, 表情凝重地说 :“看人家,去年刚买的房子,现在已经快翻倍了。”

电视上演的是一个关于房价调查的直通车节目,岳一博最喜欢看

这类节目了。袁霞喜欢看“韩剧”,对这些社会类的节目丝毫不感兴趣。

袁霞不屑地瞄了一眼岳一博,说 :“咱又没买房产,你激动啥。” 袁霞的话,岳一博仿佛压根儿没听到,又兀自说 :“现在物价涨得

那么快,咱给洋洋准备上大学的钱,存在银行里,天天在贬值。洋洋 现在上初中,这钱还用不着。真还不如买套房子呢,说不定将来把房 子卖掉也会翻倍呢!”

岳一博的话,顿时引起了袁霞的兴趣,她下意识地向前挪了挪, 说 :“这个主意不错。我有个同学,前几天就刚买了一套房子。”

岳一博叹息一声,说 :“现在两套房、三套房的遍地都是,就咱至 今守着一套房,还是九十平方米的。”说着,他环视了一下客厅四周。

袁霞说 :“要不咱再买一套?”

岳一博说 :“买!”虽然只说了一个字,他却是仿佛用尽了身上的 力气。

袁霞转转眼珠,一脸无奈地说 :“现在一套房子要一百多万呢,咱 的存款哪里够啊。”

岳一博说 :“咱的存款交首付是没问题的,其余房款按揭贷款呗。” 听了岳一博的话,袁霞像是刚打了一针强心剂,她在靠近岳一博 的地方重新坐下来,神秘兮兮地说 :“你知道吗?我那个同学买房时, 在房地产公司找了个熟人,听说还是个副总呢。人家给了个九七折优惠,还挑选了一个好楼层。你在房地产公司有没有熟人?”

岳一博用手来回不停地拍打着脑门,想了半天,说 :“房地产公 司……还真是没熟人。”

现在,办什么事都得找熟人,买房子这么大的事当然也不例外。

岳一博的话,让袁霞感到非常失望,她喃喃地说 :“九七折,一百多万的房子,能省三万多块钱呢,况且还能挑个好楼层。唉,到哪儿 能找个熟人呢?”

岳一博和袁霞所聊的话题,岳洋一点也不感兴趣。趁着两个人说 话的工夫,他早已把电视调到了体育频道,看起了 NBA 球员的灌篮表 演。岳一博和袁霞的谈话,他半句也没有听进去。

袁霞歪着脑袋想了片刻,忽然尖叫起来 :“哎呀,洋洋有个同学, 他的爸爸不是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吗?”说完,袁霞兴奋地拽了一把 岳洋。

岳洋看电视正看得入迷,不耐烦地说 :“妈,你干吗?我在看电视 呢。”

袁霞说 :“洋洋,妈求你做点事。跟你同学说说,咱到他爸的公司 买套房子,看能不能给点优惠。”

岳一博又补了一句 :“顺便让咱挑个好楼层。”

这时,岳洋才知道爸妈刚才谈话的内容。想到这件事得找刘双 寒帮忙,岳洋脸上露出了难色,说 :“妈妈,这样做不太好吧。”

袁霞见岳洋很为难,就对岳一博说 :“别让洋洋犯难了,我看还是 算了。”

这时,岳一博发话了 :“这有什么为难的?同学之间互相帮个忙不 算啥。这点儿事对于董事长来说,就是一句话的事儿。”

袁霞说 :“这事儿对你同学的爸爸来说,是九牛一毛的小事。对人 家来说,是举手之劳,对咱来说,就是天大的事。你和他儿子是同学, 这个关系,不用白不用。”

岳洋听了岳一博夫妇的话,沉默不语。

袁霞亲昵地拉着岳洋的手,说 :“你可认识那个叫李兵的门卫?” 岳洋点点头。

袁霞继续说 :“去年他妻子住院做手术,你爸听说他在你们学校当 门卫,就给了他一些关照。举手之劳的事,何乐而不为呢?现在你爸 去学校,车刚开到门口,大门就开了。校长的车来了,门开得都没这 么及时呢。人和人之间,就是你帮我,我帮你的。”

岳一博夫妇你一言我一语地轮番劝说着岳洋。岳洋仔细一想,觉 得爸妈的话也有一些道理,若是刘双寒真能帮上忙,正如妈妈所说, 能省下三万多块钱,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。爸妈整天起早贪黑地 挣钱养家多不容易呀!

想到这儿,岳洋终于说 :“好吧,等周一开学,我就跟刘双寒说说 这事。”

袁霞高兴得笑起来 :“咱洋洋是大班长,这事儿准能成。”说完, 她在岳洋的脸颊上使劲亲了一口。

周一开学,岳洋很早就来到了学校。到教室时,他发现刘双寒还 没来,刘双寒从来没有早到校的习惯。

岳洋坐在座位上,两眼直愣愣地瞅着一张还没完成的数学试卷, 心里直犯嘀咕。

平时,我对刘双寒一直抱有成见,还多次到项老师那儿告他的状。 前几天,还当着项老师的面告过他的状呢!妈妈所说的买房子的事, 他能帮忙吗?万一拒绝了我,可怎么办?丢面子是小事,如果这件事办不好,怎么向妈妈交代呀!还是一班之长呢。唉,早知道这样,以前多讨好一下刘双寒就好了。

现在,临时抱佛脚,怕是来不及了。想到这里,岳洋心里一阵后 悔。

岳洋猛然想起,刚当上班长时,妈妈就曾经叮嘱过自己,当班长 一定要少得罪人。当初自己还不以为然,现在想来,还是妈妈考虑得 周全。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能做的,只有厚着脸皮试一下了。

刘双寒又是最后一个到教室的。他耳朵里塞着耳麦,嘴里嚼着口 香糖,耳朵和嘴巴都闲不着。

刘双寒上身穿了一件蓝白相间的小格子休闲装,下身是一条浅蓝 色牛仔裤,脚上穿着一双雪白的旅游鞋,肩上还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 大书包,从头到脚全是名牌。

今天,他的发型特别酷,是头发的前半部分一根根立在了头皮上 的那种。

一走进教室,刘双寒就冲着全班同学一摆手,喊了一声 :“嗨,我 来了!”

同学们都忙着做作业,根本并没有人去理会他。不过,岳洋今天 格外留意刘双寒,从他一进教室开始,就转动着脖子,两只眼睛探照 灯似的目送刘双寒从门口一直走到座位上。

岳洋暗想 :今天一定找机会和刘双寒好好谈谈。其实,刘双寒还 是很乐意帮助人的。那次考试我的笔坏了,他不是一下子递给我两支 吗?说不定买房的事他会很爽快地应下来呢?想到这儿,岳洋心里平 静了许多。

只要耐心等待,机会总是有的。

第二节下课,老师刚离开,刘双寒就急匆匆地走出了教室。岳洋 早已看在眼里,他急忙丢下手中的笔,快步跟了过去。

岳洋走进宿舍的时候,刘双寒正躲在里面吃着烤鱼片,屋里散发 着淡淡的烤鱼片的鲜香气味。

见岳洋来了,刘双寒的表情显得很怪异,从他的表现可以看出, 对岳洋的到来,他很不欢迎。

刘双寒慌忙把手中的烤鱼片藏到了身后,定定地望着岳洋。岳洋 没说话,只是很尴尬地冲刘双寒笑了笑,然后下意识地向前走了两步。 刘双寒身子稍稍往后挪了挪,用充满敌意的语气,说 :“你……你来干什么?”

岳洋感到一阵好笑,项老师已不准他往学校带零食。可他又偷着 到宿舍来吃烤鱼片,这小子可真是个馋猫。岳洋满脸是笑,是一副很 友好的样子。不过,他并没有立即回答刘双寒的话。

过了片刻,岳洋终于鼓起勇气,说 :“双寒,有件事,我想求你帮 个忙。”

刘双寒向前探了探脑袋,神秘兮兮地问 :“难道……不是项老师让 你来的?”

岳洋心里直想笑。原来,刘双寒把自己当成是项雪菲专门派来查 他是否在宿舍吃零食了,难怪他慌里慌张的。

岳洋一脸诚意,说 :“我来这里与项老师没有任何关系。我真的有 事需要你帮忙。”

刘双寒半信半疑,晃动了一下大脑袋,说 :“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。你发誓!”

岳洋差点儿没笑出声来,他连忙把右手举过肩头,一本正经地说 : “我发誓,我的话是真的。否则……”

不等岳洋说完后面的话,刘双寒抢先制止住了他。见岳洋的确不 是项雪菲让他来的。刘双寒急忙把藏在身后的鱼片,递到岳洋面前, 说 :“来,尝尝,可好吃了。这事你可千万别告诉项老师。”

岳洋接过烤鱼片,细细品尝起来。还真别说,烤鱼片味道很鲜美, 的确好吃。

刘双寒见岳洋也吃起烤鱼片,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。他边吃 烤鱼片,边叮嘱岳洋 :“你答应我,千万别告诉项老师。对了,千万别 告诉秦小松,那小子,嘴巴很不严实。”刘双寒知道,这事要是告诉了 秦小松,就等于告诉了项老师。

岳洋点点头,再没吭声。

刘双寒见岳洋沉默不语,为了进一步讨好他,又把一块大点儿的 烤鱼片递过来。这一次,岳洋没有接刘双寒手里的烤鱼片,他用手挡 了一下烤鱼片,很认真地说 :“有件事,我真的需要你帮忙。”

刘双寒先是一愣,接着笑嘻嘻地说 :“别逗了。你是大班长,我是 一个兵,能帮你什么忙?”

岳洋两手抱着脑袋,低头不语,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,许久,才 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似的,说 :“是这样的,我家想……买套房子……”

不等岳洋把话说完,刘双寒忽地站了起来,伸出右手示意岳洋不 要再说下去,说 :“别说了,我明白了,你是想让我爸给弄个优惠,对 不?”

刘双寒趾高气扬的样子,让岳洋愈加感到无地自容,他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儿。那一刻,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 岳洋喃喃地说 :“是这样的……”

刘双寒走了过来,一只手搭在岳洋的肩上,另一只手拍着胸脯说 : “我不是吹牛,老爸最听我的话了。你放心,这件事包在我身上。”

岳洋兴奋地站起来,满脸感激地看着刘双寒,说 :“这事如果办成 了,一定请你美餐一顿。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刘双寒笑了。 “一言为定。”岳洋也笑了。 四只手的手心,“啪”的一声碰撞到一块。

“那咱以后就是好哥们儿了,对不?”刘双寒两手用力晃动着岳 洋的肩膀,兴奋地说。

岳洋笑着点点头。

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刘双寒脸上的笑容居然渐渐消失了,他眉头 紧锁,两只手不停地搓来搓去,全然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刘双寒用手搔了一下耳朵,用期待的目光盯着岳洋,说 :“其实, 有件事我也想让你帮个忙,不知道你肯不肯?”

电商资讯 明星资讯 新能源 电脑资讯 大数据 小说 五金资讯 故事会 读书心得 时尚资讯 娱乐资讯 财经理财 航空资讯 女性话题 电子资讯 范文论文